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论坛 > 美术理论 >

【批评】柯学刃全国第三届草书作品展优秀作品集评 ■朱以撒 孟庆星 杨吉平

发布日期:2014-09-18 11:09:07  点击量:9814   信息来源:原创


朱以撒点评


柯学刃此作(如图)多明人笔调、笔法,以气势胜,通篇展示了一种粗犷、豪放不可阻遏之势。在明代书法家中,除了一些众所周知的大名头书家外,还有一些不太为人熟悉、效仿的书家,笔下也是激情澎湃放纵无羁,因此学明人书法未必与时人同,笔下未必就是时髦的“明清书风”,而完全可以是另一个审美取向,另一种表现方法。字写得雷同,答案只有一个,只能说着眼于今人,根本没有深入古人笔下,没有理解古人。而蹈袭当代风貌是很轻易的,有一套方法、套路,这样学起来很快,也很相似。柯学刃笔下与时人不同,也在于他规避了时兴之举,依靠自己的理解认识,逐渐掌握一种自己的表现方法。古人每一件作品都会有人在研究,有人可能学出新意,那么就可以看到这个人的审美理解的层次。从这方面来说,柯学刃就是善学者。


此作秉持朴素地书写而无其他。水平不够装饰凑,持这样书写心态的人也太多了。归结到底是用功不深,把心思、功夫都转到装饰上,反而忽略了手上功夫的磨练。着重于写,这样做会更近于写的功能,诸如朴实、自然、真实甚至信手率性,一挥而就。柯学刃的书写显得十分自信、自立,写了就是。平日积累,一时展开,从画面上看就是写,放开写去,无所拘囿。因此通篇自然。书法家技艺在手,常有一些不自然之举,想得太多,目的性太明显,不自然就出现了。不自然是一种精神偏差,然后造成手上偏差。如果不想太多,如同寻常,也就自然了。此作坦荡飞动,放手无碍,颇大气。应该提倡这种朴素实在之书,无画面上的遮掩粉饰、增添减损,让人看到真实存在。作品线条趋于粗壮,作者以中锋行,故粗而不糙,圆润劲健。效明清书风者喜以侧锋取险,险做到了,线却常常浅薄尖刻了。柯学刃以中锋行,不求奇险,因此线圆润、钝拙、不露圭角,反而更沉稳厚实,有一种强势潜沉其中。墨色的运用也多有浅深分布,湿中带燥,燥中有润,让人看到进行状态中的调节之美。尤其末了“耳”字,润中带燥飞速重落,让人想起颜真卿《刘中使帖》的“耳”字了。


此作还有一些可以讲究的地方,从整体来看太满了,气势足而置于小空间,不免满而紧,甚至连落款位置也很狭小,只能勉强落个名字。如果落款另起一行,这个气势的“耳”就会显得更充分、更舒展。现在,这个“耳”字被落款顶住了。另外,润燥还是要分布开来。枯笔多集于第二、三行,第四、五行又多湿润,每行理应要有一个局部有所变化,才更生动。再者,草书是由许多弧线组成的,这也就易于雷同。这件作品不少圆弧过于接近了,同时也应该避免大圈圈套小圈圈的惯性。




TAGS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 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
Back to top
Powered by YXcms 2012-2014 yxms.net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