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论坛 > 美术理论 >

中国画的基本理念及现状

发布日期:2016-12-29 09:12:54  点击量:8202   信息来源:原创

吴昌硕认为:“画当出已意,模仿堕尘垢。”、“画之所贵存我。”艺术贵在创造,没有创造就没有发展,没有发展就谈不上继承。绘画风格是画家艺术思想主张与独特艺术语言表达的集中体现,画家终生在为自我绘画风格的形成而奋斗。要形成鲜明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,需要在长期绘画实践中逐渐形成。使用“特技”不等于风格;处心积虑地变花样不等于风格;绘画材料的更换所产生的变化不等于风格;一些画家的作品有自己的某些特点,不凸显的特点不等于是风格。风格的形成只能在传统基础上寻求;在笔法墨法中寻求;在线条中寻求;在绘画观念的某些转变上寻求,还需要对传统中国画进行变革的较强烈愿望。风格要求与众不同,鲜明而独特,为自我独创,能称真正艺术创作的作品,唯一不可或缺的就是鲜明个性。绘画风格的形成,需要经历艰辛而漫长的探索过程,也表明画家艺术的成熟。清代何绍基论书曾有“五难”说:一、得于心不能应于手,此难关乎于技;二、落入古人窠臼,不能自成门径,此难关乎于定型;三、师友指示,不能付诸于笔,改懦成勇,此难关乎于转型;四、落纸如铸,不可修饰,此难关乎于熟练;五、读书少则气韵不深,此难关乎于修养。何绍基提出的书法“五难”,同样适用于中国画,要在“五难”中形成鲜明独特的个人艺术风格,不是每一位中国画家都能做到的,所以吴昌硕认为:“小技拾人则易,创造者则难,欲自立成家,至少辛苦半世。”在传统基础上形成具有鲜明独特个人绘画风格的作品,是艺术创作的最终目的,是衡量一位画家艺术成就的唯一标志。

传统与创新,是弥久而常新的问题,有些人对创新的概念模糊,处心积虑地企图制作出新面貌与新风格,是趋于形式感与表象化,是过眼烟云的雕虫小技,没有学术价值。二十世纪的中国画大师吴昌硕、齐白石、黄宾虹、潘天寿及傅抱石、黄秋园、李可染、陆俨少等,他们都是传统大师,也是中国画的变革大师。他们走进传统,在传统的根基上,又突破传统,在传统自身基础上的变革实验,显然更能体现中国画的规律与特征。他们以辉煌的艺术成就,回答了传统与创新的问题,他们的作品是真正意义的创新,为传统中国画变革发展作出了贡献。凡载入中国绘画史,无一不是借古以开今的大家,随着时代的变迁,他们的作品不会过时而愈显珍贵,他们的作品也为传统中国画面向现代、具有时代感的问题做出了注解。传统是创新的基础,任何脱离传统的创新都是无源之水、无根之木。

对艺术的见解要遵循艺术客观规律。作品要经受时间与历史的检验

许多人认为对艺术的见解是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,艺术似乎没有定论,每人都可以有看法观点,这是错误的观念。当前所产生的中国画一些不正确观点来源于这一错误观念,造成对中国画审美理念、创作理念理解上的偏颇。由于各人存在着不同程度的文化学识,因此有自己的文化选择与倾向,才有了适合大众的通俗艺术形式与曲高和寡的高雅艺术形式,对艺术有不同的审美理解与审美取向是正常的。然而任何艺术门类都有客观规律,在客观规律的基础上升华为理性认识,形成正确的基本理念,是艺术的基本原则,以此指导创作,这是不二的法门。尤其是当前,对艺术不同见解的看法观点颇多,各持已见,众说纷纭,更要倡导回归和遵循艺术的客观规律。艺术的客观规律是相对恒定的,规律不能主观任意创造,不会随着人们意愿的转移而使艺术规律改变。只有遵循艺术客观规律与正确理念的前提下,由于人们对艺术的不同审美见解与取向,才可以仁者见仁、智者见智,二者并不矛盾。以发挥自我的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,这是熟练掌握艺术客观规律后,闪现的灵光与顿悟,才形成古今风格各异的作品与流派。

优秀的中国画作品是独一无二、不可重复的,作者本人也无法很好地重新绘制出第二幅,即使能复制,与原创作品相比,也会存在较大差距。究其原因,中国画创作需要灵性随机与当时的心境,而灵性随机往往是转瞬即逝,创作时的心境在不同时期不尽相同,同时也体现了中国画写意、书写的特殊性。当今社会中国画赝品很多,往往只能勉强仿其形,而无法仿其意,具有技法难度和精神内涵的作品是根本无法仿制的。能轻易被人仿制,几乎达到乱真,就可知这幅原创作品没有较高的学术性,以此判断原创作品的艺术价值。不以职务地位论画,不以名气名声论画,职务地位只是短暂的,只有优秀作品才能永久,唯以作品的艺术水准而评判,所以中国画作品要经受时间和历史的检验。
TAGS:
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 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

公告信息

       18年216-21日(正月初一——正月初六),由福州画院主办,戊戌新春福州画院作品展在福州画院一楼展厅开展,欢迎书画爱好者前来免费参观!敬请光临

Back to top
Powered by YXcms 2012-2014 yxms.net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