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论坛 > 美术理论 >

【批评】柯学刃全国第三届草书作品展优秀作品集评 ■朱以撒 孟庆星 杨吉平

发布日期:2014-09-18 11:09:07  点击量:10943   信息来源:原创


杨吉平点评


草书无疑是最具艺术魅力的书体,而虚实相生又是草书魅力得以表现的一个重要标志。但纵观古代的草书经典之作,厚重质实始终是草书的主流,也就是说,草书中的虚实关系应该是实多虚少,以实为主,以虚为辅。


柯学刃草书的最大优点便是具备了古人的质实厚重,这一点为当代很多书家尤其是青年书家所不具备,至为难得。其对实的把握表现在诸多方面。第一是用笔实。观其点画,笔笔着纸,无一处蹈虚,真如老实汉走路,步步皆能脚踏实地。其次是行笔中正,有篆籀书之古厚圆转,傅山曾言“楷书不知篆隶之变,任写到妙境,终是俗格”,而草书何尝不是如此?其结字亦实,笔笔到位,结构紧密无间,单字之来龙去脉,连笔之往来衔接了了分明,直如名角唱戏,吐语清晰、字正腔圆。章法之实则表现在其茂密的字法、行法上,整体观望也给人以茂密无间之感,如苍山古树,枝柯交映,郁郁葱葱,生机勃勃。


当然,草书之妙,除了质实敦厚、耐人寻味之外,空灵生动是另一大重要元素。单从章法来看,柯学刃此作纸面都被结结实实地塞满了,只有最后一行落款处留有空白,又被落款二字和两个印章占有,整幅作品几乎没有留白。但这种感觉不会持续太久,再看三看,此作的空灵依然能够感觉得到,其妙何在?一是墨法。虽然此作的墨色并没有明显的变化,但其枯笔飞白的运用,起到了调整墨色的作用。第2行的“月开”两字,第3行的“远公方觏止忘言”七字,末行“耳”字的长竖等,作者皆以浓墨枯笔为之,调整了整幅作品的节奏,起到了虚实相生的效果。同时,首行“闻”与“山”之间左部的留白,末行“耳”字长竖左下侧的大块留白,也起到了透气的妙用,同样增强了作品的灵动性。由此可以认为,柯学刃这件草书是一件无可置疑的优秀作品,寻此路径继续努力,或有大成。


当然,白璧之上也有微瑕。首先是取法不够高,其次是个别字法尚不够精准完美。作者的取法当在明代以下,甚至取法当代书家,这种取法乎下的做法将会限制作者的提高与发展空间。作品中个别字,如首行“苕水”的“苕”字的写法便不太常见,容易使人产生误读;第4行“微理”的“微”字,左中两部分距离过近,中间上两点与中竖的上下距离过远,造成字形的扭捏作态与柔弱无力;最后一字“耳”的左右两竖内收松散,如处理成外拓结构,会增加字的张力,力度也会自然加强。


TAGS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 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

公告信息

       18年216-21日(正月初一——正月初六),由福州画院主办,戊戌新春福州画院作品展在福州画院一楼展厅开展,欢迎书画爱好者前来免费参观!敬请光临

Back to top
Powered by YXcms 2012-2014 yxms.net Inc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