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学术论坛 > 美术理论 >

【批评】柯学刃全国第三届草书作品展优秀作品集评 ■朱以撒 孟庆星 杨吉平

发布日期:2014-09-18 11:09:07  点击量:10419   信息来源:原创


孟庆星点评


记得笔者年轻的时候,一位擅长写文章的老先生曾告诉我,写文章要宁拙毋巧,宁愿艰涩一点,也不要写得过于流畅。一味横撑竖裹,这是柯学刃此作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
徐利明先生曾说,远看气象,近看形质。柯学刃此作从大的角度看,还是有一股勃郁纵横的气象。近乎干涩的笔触,尤其是第三行的中间部分,完全是用笔根擦出来的,笔画斑驳,又似干裂的秋风,举目虽然有些肃杀萧然,但结实的线条质感似乎又让观赏者有一种期盼:明年春天来的时候,孕育在其中的生命力会勃然而发的。用笔的牵丝萦带没有做过多的细致的小动作,这在精致二王书风流行的今天,还是有点特别的。不管是在拐角处,还是起收笔处,不去做过多的过渡性转换,直来直去,虽少了些顺畅感,但多了分屈曲如铁的执拗感。最后一个“耳”字,以拉长摆动的竖线出之,痛快淋漓,营造了此作的第二个高潮。随后又惜墨如金落上自己的名字,不拖泥带水,在戛然中结束创作过程。


古人讲究书法创作者的状态要散,即所谓“书者,散也”;孙过庭也提出“心闲手敏”之说,这些都要求创作主体不仅是创作者,还是一个欣赏者。创作者在运笔的同时也要有一个“赏会”的过程,若一味手敏而心不闲多会造成毛躁而少娴雅之气的弊端。这件作品在笔触连带的某些地方过于生硬、重复单调,如第1行“仙舟”二字之间的连带应虚过而不应将其与笔画混同,第4行连带过多,少含蓄,和最后一个字“耳”的纵荡之感也形成了重复。笔画使转过于依赖手的惯性。看得出,这件作品是心“赏会”的过程楔入得少了,而手介入得多了。显然,如果作者在其行笔的过程中能多一分迟留顾盼之致,会在爽郁气象上多一分韵味的。



TAGS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 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,请点图片更换
Back to top
Powered by YXcms 2012-2014 yxms.net Inc.